狗血!25岁母亲带孩子找生父 连带5人做亲子鉴定才找对

 网络文章 A+ A-

  25岁的阿敏(化名)带着一名刚出生不久的男婴,到十堰医院检验部做亲子鉴定确定孩子的生父。两个月时间里,她陆续找来多名男士做检验,结果都不是孩子父亲,直到鉴定到第....结果医生都惊讶了

  你以为这是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情节?

  这只是十堰亲子鉴定机构里面众多故事中的一个。

  仅2015年,到我市两家法定机构做亲子鉴定的就超过1000人次,这些人来自全国各地,带着各自的目的。一张亲子鉴定书的背后,是各种或离奇荒诞,或冷暖自知的悲喜故事。

  故事1连续带5人做鉴定才找出孩子生父

  在一家医院检验部,母亲带着孩子找生父,这样的事情不在少数,但像阿敏(化名)这样的情况,检验部医生还是头一次遇到。

  2007年4月,年约25岁的阿敏带着一名刚出生不久的男婴做亲子鉴定确定孩子的生父。她打扮时尚,经济条件不错。和她一起来的,是一名20多岁的男子。看神情,阿敏显得很轻松,倒是这位男士颇有些紧张。

  男子话不多,脸色不太好,表情凝重。“这孩子肯定不是我的。”他对着医生发誓。直到检验结果出来,孩子确实不是他的,他才长舒一口气。

  由于没能确定孩子的生父,几天之后,阿敏又带来一名男士做检验,但结果显示,孩子也不是他的。连续鉴定了两个都不是,让阿敏很诧异。在随后的近两个月时间里,阿敏陆续找来多名男士做检验,他们的年龄在20岁至40岁不等,直到鉴定到第5位时,才确定孩子的生父。得知孩子是自己的,这名男子露出焦虑的神情,但还是接受了事实。30多岁的他,已是有家有室的人。

  让人惊讶的是,阿敏在同一时间段竟然和多名男性发生关系,而她认为最有可能是孩子生父的人,却在亲子鉴定面前被否定。

  故事2得知所怀孩子不是丈夫的,女子笑了...

  2015年3月,刚结婚不久的市民阿珊(化名)独自一人挺着大肚子来到医院检验部。当时,她已怀孕5个月。“医生你好,我想看看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和我丈夫的。”阿珊向医生出具了身份证等资料并采集了血样。

  一周后,阿珊的亲子鉴定报告出炉。在将报告交给阿珊时,医生们都有些忐忑,因为鉴定结果显示,她腹中的孩子并不是她丈夫的,这可能会让阿珊无法承受这个现实。

  “我就希望是这样。”在得知孩子不是她丈夫亲生的结果后,阿珊竟露出了笑容。看到如此场景,在场的检验部医生都愣住了。

  原来,阿珊婚前曾交过一名男友,后因家人反对等原因,她嫁给了另一名男子,但阿珊对他没有多少感情,仍爱着前男友。婚后没多久,阿珊发现自己怀有身孕,这才想看看孩子究竟是谁的。

  “孩子不是我丈夫的,那就是我前男友的了。”有了这一纸鉴定,阿珊决定和丈夫离婚,和前男友复合。

  故事3为防被抛弃,富商情人偷取精液做鉴定

  2009年5月,20多岁的阿琴来到医院检验部,向医生提供了一份男性的精液样本,希望做DNA分型。

  这是医生们头一回遇到有人拿着精液来做DNA分型的。

  原来,阿琴和一位富商是情人关系,为了确定自己的地位,阿琴希望给富商生一个孩子。但她又担心,万一怀上孩子后,富商就将她和孩子抛弃,这才想到先做一份DNA分型确定证据,而这些做鉴定用的精液是她偷偷从避孕套里提取的。

  阿琴说,分型可以等她日后怀孕了再做,但就怕富商到时候不配合。“我先准备好样本,等以后怀孕了,直接取出来做比对,这样有备无患。”阿琴说,以后无论他跑到哪里,在法律面前,他都得接受孩子是他的现实。

不过,到了当年年底,已怀孕的阿琴和她口中的那名富商一起出现在检验部,富商很配合地做了亲

相关文章
推荐阅读